#加訪 葉芷琳|擁抱港大這分鐘

好像我們都對香港大學有特別的關注。又或者,香港大學令香港更受到關注。

對於許多香港新一代的政治啟蒙,怎麼說都和港大有分不開的關係。2014年雨傘運動是港大的戴耀廷副教授發起;2016年魚蛋革命,帶頭的梁天琦又是港大;到去年的反送中運動,即使一方無大台,但罪魁禍首的一方,林鄭班子中也有8人是港大出身。

就如陀飛輪一環扣一環,港大和香港正是相連的兩個齒輪。於是當葉芷琳上任港大學生會長、再輾轉當選港大校委會本科生代表,成為這部件的轉軸時,無形的目光已經盯上這位小妹妹。

然後有人這樣形容葉芷琳-「下一個周庭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但葉芷琳連忙否認,細想好幾秒後再說「個角色分別都幾大。」

我們都對香港大學有著太多多餘的FF,或者和那些牽強得不得了的政治啟蒙有關,於是我們硬是將香港大學的一切放大檢視,只因那是香港大學,但我們都忘了學生會的原意,只是爭取和維護學生在校內的權益,確保不被校政剝削。葉芷琳上任至今的「大事」,好像又真這麼一回事——戴耀廷被取消教席、連儂牆被毀、兩位中國副校長被委任,統統都只是港大校政。

又或者正是葉芷琳所說的「港大嘅校政就係香港嘅政治」,「但學生會有好多限制,係一個社團,受法律約束。」葉芷琳一盤冷水先倒下來,坦言在種種限制下,學生會正摸索制度內的新角色,如何以支援協助的方式,以發揮對社會最大的功用。「好似連儂牆咁,係學生自發貼嘢上去,我哋再去支援做維護。」

卻諷刺地,連儂牆已不復存在。今年10月8日,港大學生會在大學街上層的攤位管理權到期,校方次日就表示不續約,之後更火速將連儂牆上物品拆除,葉芷琳也僅道一句「表示遺憾」。但觀乎更早前連儂牆被外人破壞時的反應,這次顯然是溫和不過的回應。無他,林鄭月娥已開口「若大學無法於校園確切執行國安法,將交由執法機關處理」。

根本就做不了多少,因為「每屆學生會經歷嘅嘢都唔同」。對葉芷琳而言,腳踏實地做好學生會的基本責任才是眼前當務之急,因現實是港大人才最不問世事。早前港大校委會委任疑中共黨員申作軍為副校,學生會兩三日內收集到4300個簽名聯署。在香港「閒閒地」也有十萬簽名起跳時,其實戴耀廷被取消教席時,甫上任的學生會所發起的聯署聲援,兩星期只得2000個簽名。

經歷過17和18年的社運低潮,再加上19年學生會斷莊,葉芷琳感覺港大人的心態遠不及其他大學,故現時只能不斷帶出聲音,先令學生對校政的關注度有所提升,像一切要由頭開始。

「學生會無會長有好多麻煩」,正因這個學生會得來不易,作為國安法立法後首位學生會會長,葉芷琳更清楚自己的重要性。或許這是她和周庭唯一相同的地方,(啊嚴格上是唯二吧,起碼語言能力算是社運界中好的一群),整個訪問她一再三的表示「自己做嘢要好Safe好安全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不不不」,刻意地聽完她離題說了一大堆我才糾正。「啲人覺得妳係下一個周庭,係會從政。」

「我都無從政打算。」葉芷琳聳聳肩侃侃而談,「我哋嘅背景都唔同。」

打個比喻,周庭是自幼就出席各大音樂比賽的音樂人,而葉芷琳只是大學時忽然興起,跑進吉他社後郤誤打誤撞組樂團的人——只是剛好又闖出些名氣來就是了。2019年9月2號,全港大專罷課,百萬大道上的司儀正是葉芷琳,到11月10號,警方進入港大校園,前去交涉的又是葉芷琳。

「如果真係對社運好投入,我唔洗上莊都做到啦。」對葉芷琳來說,這一切都只是機緣巧合,如「整定」一樣。回到剛進大學時,和其他香港的大學生一樣心態,難得進得到大學,當然是吃喝玩樂,於是住宿舍,於是上宿莊,於是誤打誤撞進入評議會,於是被慫恿上學生會。「識我嘅人都會覺得我上莊好神奇。」

就連決定撿起學生會的一棒,一切都不如劇本所寫的走向。「咁大學好難接觸到好多人嘛,又唔係中學」,葉芷琳講出如爆肚一樣的對白。「如果硬要講,上莊只係衝動咋。」

也許是衝動後的「聖人狀態」,反倒令葉芷琳反思自己的定位。在一群依賴議席和權力為生的「政治廢老」也黯然落幕二十出頭的國際線——黃之鋒、周庭、羅冠聰、許穎婷,但明明未跌出代溝的葉芷琳,還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(嗯,這很重要),反而留守本土線。

「因為我同佢哋唔同。」在嘲笑著她一副摩連奴的口吻時,葉芷琳解釋自己只是為學生會服務,而此角色不需要太多本錢,亦不需要有知名度。她明白自14年以後,社會大眾或對大學學生會有更多的想像,但現實就是學生會有學生會應該有的角色,只是學生會令人更容易接觸政圈,卻不代表學生會和從政有必然關係。「所以我唔傾向以學生會會長作為從政嘅踏腳石。」

「而且我都唔適合做呢啲嘢咧。」這個聖人狀態有點長。「反正落莊之後我就係nobody,我都唔會希望未來自己只被標籤為『香港大學前學生會會長』。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未來想像是怎樣一個學生會?她沒有直接回答,卻換上一個「眾妙之門」般的邏輯。她說自己預備上莊時,有前輩曾指她缺乏視野和遠見,但她卻反駁香港變得太快,硬是將批評合理化。「當初我都好固執,諗好學生會之後嘅活動,然後就疫情。」

在時勢逼人下,「Be Water」已不是如其他口號一樣的空談,葉芷琳覺得學生會當前最需要的正是應變能力。訪問當日早上,正好傳出林鄭指教育局未來要管制學生會,「危急存亡之秋」這句萬能key竟從她口中而出。「其實學生會要先避免亡會。」在一切重重規限下,也只能見縫插針,先做了再算,然後見步行步。

她的步速卻未免走得比其他人快。一年半前連她自己也想像不到自己有認真穩重的一面,活生生一個「我認真起來連我自己都怕」的樣版,在她也自認在身邊很多人幫,故成長得很快的同時,又好像和香港人這一年有點類同。

一年半前也沒有人想過香港會再硝煙火光,一年半前香港人也沒想過會有汲取教訓的成長,一年半間香港也得到很多國際的幫忙。一種種濃縮的「港豬覺醒」經歷,或多或少正反映在葉芷琳身上。

「都可以咁講嘅…」最無奈的agger。

未來想像是怎樣一個香港?「都好耐無人問過我呢條問題。」葉芷琳暗忖良久,終於講出「非常黯淡」四字。「我自己係國安法之前上莊,但自從過咗之後,我睇香港越嚟越唔同。」

她覺得現在的香港人正尋找及爭論新的方向,無論是國際和本土層面,會有人認為要退後一步建立身份認同,但亦有人認為共同經歷過盛夏到寒冬,種種經歷已經是最好的身份認同;抑或在此前的社會環境上該如何自處,都有不同的爭論,但她相信以香港人的創意,未來總會找出路……「不過呢個moment呢,我真係諗唔到香港有咩未來…或者呢個moment睇唔到個出路會係點。」她覺得只有到絕境時,人自然會腦筋急轉彎,令一切變得難以想像。

「反送中個陣都無法預測抗爭者會做咩,我又點有資格去講。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未來想像是怎樣一個葉芷琳?自分總有資格說自己吧。「我會懷疑自己未來仲係唔係香港。」她還是貫徹始終的一副態度——對一切抱有懷疑,包括自己。「我覺得應該總會係香港,但係做緊咩,同對咩有熱誠就真係難講。」

這時已是訪問的尾聲,我忽然覺得對她來說做人態度只有「活在當下」。如果沒有加入學生會,今日會是怎樣的一個葉芷琳,她卻說根本沒有這一個如果。「我覺得一切都係整定,好多嘢都係一個決定,遇到一個人,然後就改變咗個人生。」

「所以好多嘢根本都唔需要plan。」忘記了世界這分鐘,跌進了這愛的裂縫。

今年9月開學禮時,她以港大學生會會長身份向新生致歡迎辭,提到希望眾後輩能秉持赤子之心。「因為大學生未知前方有幾黑暗,所以會做得『衝』。」如夢的將來,儘管一點不懂。「所以佢哋可以以好嘅純真,去判斷一件事嘅對錯,堅守港大人嘅風骨。」

她認為港大人的風骨,正是校訓所言的「明德格物」。「我做咗會長之後都好多人問我明德格物係咩。」經過幾個月的「位高權重」,她得出結論是「以知識作支撐,令自己有勇氣去敢思敢言。」

「梁天琦。」說罷席上黯然。曾與你愛過卻匆匆,過去己有太多類同。

完全明白是放縱,但是祗得這刻可相信。如期在你死後,才想起曾經答應陪你去散步;失去後,不一定學會怎麼去珍惜;告別後,才知道原來遺憾會痛。因為對香港大學的愛,不知不覺間成了陀飛輪轉軸的她,選擇開始擁抱,漫長的這分鐘。

她是葉芷琳。下一個葉芷琳。

相關新聞

47人家屬會見傳媒 寄語香港人要「撐住」

47人案全部被告須即時還押,民主人權陣線陳皓桓,連同朱凱迪、梁國雄及岑敖暉太太會見傳媒。陳皓桓指出連日審訊「折磨緊爭取自由嘅香港人」,但最後寄語大家「撐住」,亦替被告感謝聲授人士。朱凱迪老婆則指結果是「意料之內」,因為「整個香港司法制度已經扭曲、顛倒」;岑敖暉老婆則表示已有心理準備,亦寄語「香港人加油」。梁國雄新婚妻子鼓勵香港人「要堅強」。

【加訪|學生會系列2】朔夜無光之時。

每年三月多間大學學生會相繼換莊,這原也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系列專訪。 有人說在這個年代上莊很勇敢,潛台詞是這個年代充滿恐懼。學生會和政治的距離那麼近,在後國安法年代又仿佛更加近。而勇敢和恐懼的距離,無限接近:3983票的勇氣,和深宵交接後的總辭,相差僅僅四天。 他們的上莊寄語唔好死,說只要理念不死,後繼就一定會有人。因為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。 朔月無光,夜聚繁星。那麼就讓我們來佔據這晚星空,捉緊一剎那的認同,再細味、抱擁、緊記這分鐘。

被國安看漏眼的「危險人物」——莫熾韜:去澳洲選國會議員

1月7號凌晨,手機傳來「安全到埗」的訊息,還在辦公室準備死因庭總結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頓時心裡馬上閃過的是「國安咁就俾個危險人物走甩」。 回到再一星期前,手機傳來「你唔洗嚟,出咗啲事」,還在辦公室收拾準備到機場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這本來是他要出發的日期,但最後關頭卻發現護照被家人收起。 回到再一個月前,他口中說著「去澳州選國會議員」,就在辦公室裡的梳化上,眼神不帶半點玩笑的堅定。 這年頭香港人都說打國際線做任務,他乾脆自己成為任務。 他是莫熾韜,Max。

【以言入罪】國安法42.2作有終院定義doj今即引用 「傑斯」指望林鄭「死全家」中招 須還押候審

網台主持尹耀昇「傑斯」,因去年發起「千個爸媽台灣助學」資助逃亡台灣人士計劃,於去年11月被國安署拘捕。他其後被控4項作出具煽動意圖的行為罪,案件原訂於周一提堂,但因傑斯留醫東區醫院,延至今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首次應訊。控方庭上反對傑斯保釋,並引用昨日經終審法院定義的國安法42(2)條,指雖然傑斯未有犯國安法,但其行為涉及危害國家安全行為,建議總裁判官蘇惠德考慮拒批保釋。蘇之後下令還押「傑斯」,案件押後至5月10日再訊,以待警方作進一步調查相關證據,包括大量片段與言論,以及和傑斯相關的財務資料。

【黎智英保釋案】終院押後裁決黎智英暫續還押 主要爭議法官應否考慮保釋條件

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和欺詐,早前律政司申請就釐清國安法的保釋規定進行上訴,案件今日在終審法院開庭處理,成為張舉能就職終院首席法官以來處理的首宗案件。雙方主要爭議在於法官在考慮是否批出保釋時,應否考慮保釋條件。法官聽罷控辯雙方陳詞後,決定押後裁決,黎智英仍需還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