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DOJ首引例要求高院釐清暴動定義 潘熙質疑控方說法危險或牽連無辜 高院押後裁決】

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早前就「赴湯杜火」暴動案,判處三名被告暴動罪名不成立。律政司在主權移交後首次引用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》第81(D)條,向高等法院上訴庭要求釐清法律原則,案件今(25/1)在高等法院上訴庭進行聆訊。本次上訴主要聚焦在「共同犯罪」和「參與」的概念。資深大律師潘熙提到如套用律政司說法,「一萬人參與非法集結,數人暴力,在場一萬人都是暴動犯」。控辯雙方陳辭後,上訴庭三位法官宣布休庭擇日裁決。

律政司一方繼續由原審主控官,資深大律師郭棟明代表,郭指出在公安條例的罪行中,可以利用「共同犯罪原則」的「主犯與從犯」概念,將參與罪案中的次要角色,如不在場被告定罪。簡而言之,即使被告不在犯罪現場,假如其指揮或教唆暴動,亦可利用「共同犯罪原則」的概念同樣將這些人定罪。郭亦提到,即使原審法官郭啟安並沒有明確點出「共同犯罪原則」不適用於《公安條例》下的罪行,惟郭資深大律師引用了紐西蘭的一宗案例,指出即使被告在犯罪現場外教唆煽動他人參與集結,亦會被裁定罪成。故此,《公安條例》並沒有指定只能針對現場人士。

法官麥機智問律政司一方,假如有市民參與合法集會,但集會中有人使用暴力(按:即演變為非法集結),市民離開期間被捕是否構成犯罪?郭資深大律師同意,補充指市民絕對不會因爲只是在現場而犯法,因爲需要有充足證據顯示該名市民有共同目的參與犯法行爲(按:即使用暴力)。

代表湯氏夫婦的資深大律師潘熙陳辭提到,《公安條例》在殖民地年代的立法背景和條文的修訂目的都是爲了收緊刑責範圍,以免牽涉無辜,例如將非法集結定義中刪去「成為」及「加入」等字眼。潘資深大律師亦反駁律政司一方的案例,指出各個司法管轄區對「共同犯罪」的概念有不同的定義,不可一概而論。又指,控方如果有足夠證據則應該控告其它控罪,例如策劃暴動罪。潘熙舉例指,如果要套用律政司的說法,假如一萬人參與非法集結,只要有數人使用暴力,在場參與非法集結的一萬人都是暴動犯。同時亦提醒法官,原審法官並沒有説明「共同犯罪原則」一定不能用於在《公安條例》下的罪行,法庭未必需要就這個問題作裁決。

代表同案第三被告的曾藹琪大律師就認爲,法例明確指出非法集結和暴動需要「三人或以上集結在一起」,目的是避免其它人士被誤捕,又指律政司的說法即將不在場人士或不知情人士強行入罪,如果利用律政司版本的「共同犯罪」角度出發,不在場人士需要對他不知情亦不可預計的情況負責,亦即該名人士亦干犯暴動罪,控罪的嚴重性和行爲並不相稱。

潘兆初法官亦問到辯方,假如有人在高空有利位置指揮行動,是否等同參與暴動。曾大狀回應會涉及幫助或教唆教唆暴動,潘官隨即質疑如果涉及幫助或教唆的話爲何「共同犯罪」不適用?曾回應指,如果套用「共同犯罪」概念的話,會延伸了「共同犯罪」的概念,參與者要面對更重的刑責,對被告不公平,因爲在集會中,不是所有集會人士都希望進行暴力行爲。潘官續問,爲何市民在變成暴動的集會中不自行離開,曾大狀就説現實情況中示威現場快速變化,未必能夠即時離開。律政司一方就認爲,如果有人協定了在天台「睇水」,其它參與者就進行非法集結,雖然角色不同但在「共同犯罪」概念下他們的行爲仍然是進行非法集結。

雖然律政司就本案提出了上訴,惟上訴是要求釐訂法律原則,故此不論結果如何,均不會對本案的三名被告的無罪裁決有任何影響,然而裁決結果很有可能會對其它暴動罪被告有不同影響,因裁決可能涉及暴動的定罪元素和舉證方式。

文/Gk

相關新聞

47人家屬會見傳媒 寄語香港人要「撐住」

47人案全部被告須即時還押,民主人權陣線陳皓桓,連同朱凱迪、梁國雄及岑敖暉太太會見傳媒。陳皓桓指出連日審訊「折磨緊爭取自由嘅香港人」,但最後寄語大家「撐住」,亦替被告感謝聲授人士。朱凱迪老婆則指結果是「意料之內」,因為「整個香港司法制度已經扭曲、顛倒」;岑敖暉老婆則表示已有心理準備,亦寄語「香港人加油」。梁國雄新婚妻子鼓勵香港人「要堅強」。

【加訪|學生會系列2】朔夜無光之時。

每年三月多間大學學生會相繼換莊,這原也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系列專訪。 有人說在這個年代上莊很勇敢,潛台詞是這個年代充滿恐懼。學生會和政治的距離那麼近,在後國安法年代又仿佛更加近。而勇敢和恐懼的距離,無限接近:3983票的勇氣,和深宵交接後的總辭,相差僅僅四天。 他們的上莊寄語唔好死,說只要理念不死,後繼就一定會有人。因為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。 朔月無光,夜聚繁星。那麼就讓我們來佔據這晚星空,捉緊一剎那的認同,再細味、抱擁、緊記這分鐘。

被國安看漏眼的「危險人物」——莫熾韜:去澳洲選國會議員

1月7號凌晨,手機傳來「安全到埗」的訊息,還在辦公室準備死因庭總結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頓時心裡馬上閃過的是「國安咁就俾個危險人物走甩」。 回到再一星期前,手機傳來「你唔洗嚟,出咗啲事」,還在辦公室收拾準備到機場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這本來是他要出發的日期,但最後關頭卻發現護照被家人收起。 回到再一個月前,他口中說著「去澳州選國會議員」,就在辦公室裡的梳化上,眼神不帶半點玩笑的堅定。 這年頭香港人都說打國際線做任務,他乾脆自己成為任務。 他是莫熾韜,Max。

【以言入罪】國安法42.2作有終院定義doj今即引用 「傑斯」指望林鄭「死全家」中招 須還押候審

網台主持尹耀昇「傑斯」,因去年發起「千個爸媽台灣助學」資助逃亡台灣人士計劃,於去年11月被國安署拘捕。他其後被控4項作出具煽動意圖的行為罪,案件原訂於周一提堂,但因傑斯留醫東區醫院,延至今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首次應訊。控方庭上反對傑斯保釋,並引用昨日經終審法院定義的國安法42(2)條,指雖然傑斯未有犯國安法,但其行為涉及危害國家安全行為,建議總裁判官蘇惠德考慮拒批保釋。蘇之後下令還押「傑斯」,案件押後至5月10日再訊,以待警方作進一步調查相關證據,包括大量片段與言論,以及和傑斯相關的財務資料。

【黎智英保釋案】終院押後裁決黎智英暫續還押 主要爭議法官應否考慮保釋條件

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和欺詐,早前律政司申請就釐清國安法的保釋規定進行上訴,案件今日在終審法院開庭處理,成為張舉能就職終院首席法官以來處理的首宗案件。雙方主要爭議在於法官在考慮是否批出保釋時,應否考慮保釋條件。法官聽罷控辯雙方陳詞後,決定押後裁決,黎智英仍需還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