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#加訪】邊個諗過柏林圍牆聽日會塌下——鄺頌晴

這幾年間香港人聽過,見過,聞過世界處處的烽煙四起,流離失所,難民各地……直到上一年,人們不斷說是史上最遭的一年。光復香港事隔5年終成主流,我們認識了「勇武」,認清了警察的醜陃,了解到國際線的力量。

剎那間如deja vu一樣發生在自己的至近距離,但我們都忘了deja vu已存在了好幾年。2014年9月28日,背景就在熟悉的灣仔街道上,一條過百萬觀看的影片,被說是烏克蘭少女的港版deja vu。影片的標題是Please help Hong Kong,片中說著英文的女孩,6年後走出香港,在德國發起同樣訴求的聯署。

她是鄺頌晴。

名字陌生嗎?

今日翻開《加山》的新聞,十個報導有過半玩迷因,改圖二創更不在話下。在新聞自由一天天收窄下,這難得的自由卻要追溯回2012年,那個有像揭穿萬惡的一年……那一年,坊間不斷指是世界末日的一年。23條事隔10年被重提,我們認識了「拉布」,認清了民主黨的醜陃,了解到網民的力量。

那些網民的發言人,正是鄺頌晴。

Déjà vu, I’ve just been in this place before

「我覺得18歲嘅自己會幾憎24歲嘅自己」,年間的香港怪異的味道成為熟悉的味道,但她未能身處香港見證,再回望6年前的經歷開始三省吾身。「應該會覺得自己好左膠。」

那一年的鄺頌晴很討厭左膠,那些年的鄺頌晴很討厭左膠。她對16年魚蛋一役印象最深,不僅因看到原來勇武有支持,更重要「事後睇清政團嘅反應」,看到那些年的民主黨和公民黨如何割蓆。所以回朔當年,年少氣盛的自己對失敗當然亦深深不忿,怨天怨地,覺得無盡到一切辦法、無爭取到真普選「就係政棍嘅責任」。畢竟在這場運動有付出——最起碼那條上百萬人觀看的短片,將香港推上CNN的頭版,卻落得黯然的收場。

「但諗返條片其實好少嘢。」14年雨傘的失敗擊起層層漣漪,換來16年魚蛋的覺醒,化作19年的「不割蓆不篤灰」巨浪。但當今日國際線大行其道時,她毫不認為那國際線的「大師兄」有多大作用。「呢個只會係漣漪嘅其中一下,但唔會係開始個吓。」

在鄺頌晴而言,那重要的開端,是9月26日黃之鋒沖入公民廣場的一句,至於之後短片什麼的甚或不太重要——除了令自己有一個繼續的信念。

很感激,喜歡香港十年仍不休。

和香港一樣,黃之鋒身後總有一個「阿晴」,鄺頌晴也曾經站在黃之鋒身後——2019年6月黃之鋒遠赴德國遊說官員,雖然得到的成果各有自論,但隨著黃之鋒再無機會出國,在德國的「阿晴」便主動接力有關工作。

「好重無力感。」那些日子不心安,清早與夜來亦望望,收不到信號過兩秒又再看看。猶如絕症的無力感令人推不開重力的逼使,逼使明明遠於異鄉,仍索覓著能有可作為,認真想遊說官員能否有所作為,即使是從前她會覺得左膠的行為。

「依家對左膠嘅憎恨細咗」,十年未過去,鄺頌晴卻侃侃而談著如今對左膠的定義變化,像是替今天的自己向18歲的她作辯護,像是要掩蓋自己對香港的抱憾。卻她對自己現時所作的評價,也可能是許多人對國際線的評價——「鄺頌晴妳走咗去外國風流快活攞光環?!」

國際線上

但這種光環其實並不光采,還附帶著良心的責備。在你我心中這些是若果你未覺荒謬的經歷,在他們耳中只是狄更斯是漫畫嗎的故事。而將有名有姓的經歷迷戀蔽眼成美化的故事,正是鄺頌晴不斷在做的事,一些她自己也有感「無人性」的事。

「我做嘅嘢真係幾仆街」但事實如若告訴你或更內疚。那是我們耿耿於懷的破碎,是我們念念不忘的零碎。若為動人時光固不用常回看,但我們之所以緊記正是因他醜陋和四味雜陳;卻當敞開心扉向世人訴說時,就加上了許多名為美化和包裝的計算。

「但香港嘅故事唔係啲應該要計算嘅嘢,係我哋嘅嘢。」能提取溫暖以後渡嚴寒,就關起那間房,很現實地這就是政治。

在人類的世界,棍和利益有密不可分的關係,故政治和政棍從來有密不可分的等號。明明是一些普世價值,明明是一些天經地義,「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啱嗰喎,所以咪要支持,應份喎」。我們一直都天真地這樣想。

「啱你就去做啦諗咩啊,你班政棍只係為咗利益。」鄺頌晴也曾這樣想。但在德國進修久了,覺得「自己左膠咗」時,修讀法律後她也開始接受政客的一套思維——要有改變不單講對錯,也要讓決策者意識到對錯,而背後卻牽涉不同的計算和操作。

當然還有幫了有甚麼好處。收起那天真的幻想,特朗普這種前商人更講利益,若有政客無條件地說聽你意見,這肯定算是病。所以無論是一張合照、一個普通的推文、於報紙特意提名、甚至是普通的寒喧問候,即使是稍一低頭就會掉下來的光環對政客也是一種利益,所以政客更情願傾聽一個能溝通,能磋商的人。

因為他們不太想知道發生過甚麼事,對政客來說大部份人說的故事,提的訴求,擊的冤鼓都千篇一律,他們不想看畫面有多煽情,不想知你我有多慘烈,更不希望接見一個人來情緒勒索,「叫佢幫係無意思,佢哋想知係要點幫。」

鄺頌晴在整個訪問中不斷強調「著力點」,對政客來說幾千打手足被捕,可能比不上一個吳藹儀、遠不如一個黎智英。「所以要就住唔同政黨講唔同嘅嘢」,她舉例和德國最左派的Die Linke會面時,從不能說半點「共產」的壞話,因為對這個左黨而言「共產就是好」,故只能不斷力陳中國政府對人權的踐踏,因為人權正是左派最看重的一物。

所以為著口中的「著力點」,就有那份趕死線的聽證聯署。

上線祭國

香港人很奇怪,白宮聯署簽完又簽也從不過問,但德國聯署一出卻問題連連。也不想想第一個給香港人難民資格的正是德國。也無他,默克爾多年對中國的默默,總讓人有不過而已的感覺。

「因為德國唔想俾人感覺無得傾。」談,就談。「好似魯迅咁講拆屋頂先會開窗」,所以聯署的訴求和拆屋一樣,只為求凡事要和平的德國人為香港人開一扇窗。

歷史的因素對德國影響,說有多大就有多大。德國人最愛和平,佔領立法會一役鄺頌晴費了不少唇舌解釋;德國人最顧忌美國,斯諾登的安全提醒多少港人早就忘卻;德國最引傲的汽車業,中國市場對他們有如大金庫。

但一切在變。最起碼今年中默克爾就要不見了,儘管如無意外的接班人Armin Laschet一樣走著默克爾的Äquidistanz(即和中美兩大強權保持距離)策略,但基督教民主聯盟(CDU)的支持者早已厭倦了左右逢源的保守哲學,面對綠黨的進逼和黨內對進步主義的渴求時,一切已在變。

德國外長Heiko Maas去年9月如何落面中國外交部長還歷歷在目,更少被提及的是德國政府就在時差不遠公布「印太政策準則」(Leitlinien zum Indo-Pazifik),當中就提到重返亞太的藍圖。

更何況政治的事誰也說不準,誰知道一場武漢肺炎能為德國人帶來幾多對中國的仇恨值。所以聯署的時間很「攻心計」,還有九個月就是德國聯邦議會選舉,是時候讓德國民眾看清政黨的取態,讓德國民眾看清政黨對中國的取態,讓德國民眾看清政黨對中國對待人權的取態。

去年12月27日,忽然有消息指國安公署再通緝30人,全部身處海外。那天晚上鄺頌晴笑言若自己名落孫山就無面見江東老父。她說了一整個訪問的「著力點」,就是將自己成為德國政客的「著力點」。

為大義奉獻自己,畫面夠靚,果然左膠。

天空塌下前

這件左膠去年中曾短暫回港為初選拉票,已經意識到自己將有一段長時間回不來。訪問在聯署達標幾日後進行,問到接下來有何打算,她說要好好想想聽證會的主題,「仲有搵機會做加速師!」結果到執筆時,香港已經快頭搖又尾擺。那天她在自己的直播上宣布聽證會在1月25日舉行,簡單交代會提及的事項時,香港所有人都在等候黎智英獲釋。

然後轉念黎智英又被還押。

又或者再轉念,十年又過去,不過鄺頌晴很肯定自己舉止仍像一個「死港女」。

「光復到我仍該會喺香港做緊研究,平時就去行街食Tea睇戲買袋。」在她的想像中,香港光復後5年內會非常混亂,大家都在摸索前路茫茫,「要諗過曬啲制度,要諗點處理警隊……」

「所以妳信係會光復到嘅。」

「當然!唔係我做嚟做咩……」在笑聲中她卻又補充「其實都無得唔信,因為我唔甘心就咁停手。」

一轉念,誰人在說當然,沈默奉獻下原本的世界在改變。或許散聚故事說亦說不完,亦或許就到終點縱然看不見。

「邊個諗過柏林圍牆聽日會塌下。」

文/胡戩
排版/ Kawauso Chan

部份相片由鄭明薈提供,特此感謝。

相關新聞

47人家屬會見傳媒 寄語香港人要「撐住」

47人案全部被告須即時還押,民主人權陣線陳皓桓,連同朱凱迪、梁國雄及岑敖暉太太會見傳媒。陳皓桓指出連日審訊「折磨緊爭取自由嘅香港人」,但最後寄語大家「撐住」,亦替被告感謝聲授人士。朱凱迪老婆則指結果是「意料之內」,因為「整個香港司法制度已經扭曲、顛倒」;岑敖暉老婆則表示已有心理準備,亦寄語「香港人加油」。梁國雄新婚妻子鼓勵香港人「要堅強」。

【加訪|學生會系列2】朔夜無光之時。

每年三月多間大學學生會相繼換莊,這原也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系列專訪。 有人說在這個年代上莊很勇敢,潛台詞是這個年代充滿恐懼。學生會和政治的距離那麼近,在後國安法年代又仿佛更加近。而勇敢和恐懼的距離,無限接近:3983票的勇氣,和深宵交接後的總辭,相差僅僅四天。 他們的上莊寄語唔好死,說只要理念不死,後繼就一定會有人。因為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。 朔月無光,夜聚繁星。那麼就讓我們來佔據這晚星空,捉緊一剎那的認同,再細味、抱擁、緊記這分鐘。

被國安看漏眼的「危險人物」——莫熾韜:去澳洲選國會議員

1月7號凌晨,手機傳來「安全到埗」的訊息,還在辦公室準備死因庭總結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頓時心裡馬上閃過的是「國安咁就俾個危險人物走甩」。 回到再一星期前,手機傳來「你唔洗嚟,出咗啲事」,還在辦公室收拾準備到機場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這本來是他要出發的日期,但最後關頭卻發現護照被家人收起。 回到再一個月前,他口中說著「去澳州選國會議員」,就在辦公室裡的梳化上,眼神不帶半點玩笑的堅定。 這年頭香港人都說打國際線做任務,他乾脆自己成為任務。 他是莫熾韜,Max。

【以言入罪】國安法42.2作有終院定義doj今即引用 「傑斯」指望林鄭「死全家」中招 須還押候審

網台主持尹耀昇「傑斯」,因去年發起「千個爸媽台灣助學」資助逃亡台灣人士計劃,於去年11月被國安署拘捕。他其後被控4項作出具煽動意圖的行為罪,案件原訂於周一提堂,但因傑斯留醫東區醫院,延至今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首次應訊。控方庭上反對傑斯保釋,並引用昨日經終審法院定義的國安法42(2)條,指雖然傑斯未有犯國安法,但其行為涉及危害國家安全行為,建議總裁判官蘇惠德考慮拒批保釋。蘇之後下令還押「傑斯」,案件押後至5月10日再訊,以待警方作進一步調查相關證據,包括大量片段與言論,以及和傑斯相關的財務資料。

【黎智英保釋案】終院押後裁決黎智英暫續還押 主要爭議法官應否考慮保釋條件

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和欺詐,早前律政司申請就釐清國安法的保釋規定進行上訴,案件今日在終審法院開庭處理,成為張舉能就職終院首席法官以來處理的首宗案件。雙方主要爭議在於法官在考慮是否批出保釋時,應否考慮保釋條件。法官聽罷控辯雙方陳詞後,決定押後裁決,黎智英仍需還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