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評

今生不回家 vs 我在切爾諾貝爾等你

對於移民這個話題,相信在各個平台上都有千千萬萬個帖子在討論。不同的社交平台上都出現兩極化的取態,有的希望港人堅守家園,有的則鼓勵同伴遠走家鄉。沒錯,這絕對是個艱難的決定。

致健仔的公開信——同案被告上

10.1荃灣開槍案今日於區域法院再提堂,但案中首被告「健仔」未有出席,法庭隨即向其發出通緝令。之後「健仔」發聲明,指認為抗爭罪行刑罰不應被接受,故已經流亡。消息廣傳後,同案中的一名被告晚上委託《加山傳播》,向健仔和香港人發表一份公開信,以下為內容全文。

【加評】緊急法合憲——終院掛羊頭賣狗肉經典示範

終審法院一方面擁抱只能於三權分立行之有效的附屬規例機制,另一方面拒絕正視香港政治體制實質非三權分立的事實,甚至於判詞中段引述「行政長官既是行政機關之首,亦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之首」等帶有行政主導味道的中共論調。更諷刺的是,法庭表面強調只處理法律議題,判詞卻以「無法無天」形容去年運動,又花費大量筆墨,甚至兩度引用文匯大公的假新聞批評示威者用武,另一方面對警方暴力置之不理,可謂掛羊頭賣狗肉、偽君子的經典示範。 終審法院於判詞以「去年十月情況危急,必須有所行動」開首。觀乎法庭決定,大概已選擇硬套法律原則,掩飾香港政治全受一方操控的事實。到底這行動是否正確,相信歷史自有判決。

【沉冤待雪】 最近天氣寒冷 香港慄冷 前路暗冷 但死因庭內不太冷 | 採訪手記

周梓樂死因庭開庭至今研訊已進行二十有一日,二十一日內香港又多了不少變化:近在同一個法庭的,有眾志三子收押、有黎智英還押;遠在海外的有梁頌恆、許穎婷相繼宣布赴美。 死因庭內的周父也變了不少。

【沉冤待雪】 那一刻 整個法庭凝結著叫人窒息的寧靜 | 採訪手記

那一刻整個法庭都停下來,所有人都只凝視著三人,空氣中凝結著叫人窒息的寧靜。然後傳來是周媽媽的哭聲,淒厲的哭聲,是十多日以來最情緒最激動的一次。

【沉冤待雪】我們與真相的距離:看似越走越近,但仍漫漫長路 | 讀者投稿

梁醫生完成作供後,裁判官隨即宣佈休庭。離開期間與梓樂父母相見,梁醫生主動拍拍周爸爸膊頭,周媽媽早已忍泣不成聲,三人相擁流涕,場面令人傷感。他知道,自己可做的都已經做了,希望能幫忙找出真相,亦著周家「保重」,周爸爸輕輕的回應「我都仲努力緊」。

【採訪手記】一年前我離開理大,一年後「我」還在理大

這篇一年前的手記,本來想草草寫完就算,以為呢一年盡力去遺忘呢一段記憶,但回頭已經寫咗多過5000字,因為有些經歷不能忘記。我明白大家一年間對理大圍城有一個很大的疑問,故手記希望能令大家代入,最後再解答大家的疑難。 歷史很重,裝著這零碎的更重。

【採訪手記】理大圍城,我是第一批被捕的記者

理大17號晚嘅抗爭,隨著著火嘅裝甲車推到高潮,但筆者卻因私人理由,加上相機、手機電量已逐漸用完需要離開。而當時poly外面缺乏記者,需要更多人手到旺角油麻地一帶支援。咁啱警方表示記者、FA可以在十點前沿Y-Core離開,於是在Y-Core門前聚集了幾十個FA、記者同醫生,但大家都擔心警方會否遵守諾言,卻隨著十點嘅死線逼近,各人都意識到需要盡快做決定。有人就高呼各人組隊離開,所以就出現了記者、FA、醫生結伴離開Y-Core,但其實已經走入咗警方設置嘅陷阱,然後我成了首批被捕的記者。

【採訪手記】《上一次流淚》—— 中大保衛戰 — 鄧澤旻

那天,我們被磅薄的嗆煙包圍住,抬舉尚且看見藍天,但分不清白雲。低頭看看煙霧裡的亂象,反光黃色與深沉黑色被扭成一團,無人分清前後左右。「揼」一聲突如其來的打碎了眼鏡,億萬個輝煌的太陽好像顯現不了在眼鏡的碎片上,我的右眼只看見一個黑洞,黑洞裡滲出血腥的味道,血腥味比嗆煙更嗆。正當我面臨崩潰之際,你那隻白晢的肉手將我從黑洞拉出來以後,你又消失於煙團裡。隨後別的急救員連同我的左眼一同包紮,紗布漸漸增厚,右眼僅餘的一線光茫都給遮住了,眼前僅餘的白漸漸轉黑。我越想越怕,結果決堤了。的確,哭得不像話。

團結不是力量,屌柒才是力量 — 理大野豬

唔係講笑,但其實我好唔同意區軒嗰篇文。 以泛民現時的政治能量、名聲、議席作廢、將會做既決定同埋支持者已經四散嘅狀態來講,其實團結來都獲得唔到咩力量。我真係想知具體上,團結佢地可以得到啲咩?而並非聽一句口號式嘅「團結就是力量」。我係今日啲 post樓下comment 見到嘅只有:上述口號和「肯定付出論」。 如果你同我講團結係一個原則性問題嘅,咁麻煩你之後永遠都去團結白頭佬和鄭松泰,唔好俾我見到你放棄啊。 你講佢哋有一堆區議員?一來下次區會我唔覺得無DQ,二來,你真係咁有信心班區佬土皇帝咁忠心,唔會樹倒猢猻散?不如你睇睇街工民協走過幾多區佬先。 嗱,你唔好同我講佢哋(泛民)有幾多單案起身,阿lunch哥都有二、三十張599g係身。

最新

47人家屬會見傳媒 寄語香港人要「撐住」

47人案全部被告須即時還押,民主人權陣線陳皓桓,連同朱凱迪、梁國雄及岑敖暉太太會見傳媒。陳皓桓指出連日審訊「折磨緊爭取自由嘅香港人」,但最後寄語大家「撐住」,亦替被告感謝聲授人士。朱凱迪老婆則指結果是「意料之內」,因為「整個香港司法制度已經扭曲、顛倒」;岑敖暉老婆則表示已有心理準備,亦寄語「香港人加油」。梁國雄新婚妻子鼓勵香港人「要堅強」。

【加訪|學生會系列2】朔夜無光之時。

每年三月多間大學學生會相繼換莊,這原也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系列專訪。 有人說在這個年代上莊很勇敢,潛台詞是這個年代充滿恐懼。學生會和政治的距離那麼近,在後國安法年代又仿佛更加近。而勇敢和恐懼的距離,無限接近:3983票的勇氣,和深宵交接後的總辭,相差僅僅四天。 他們的上莊寄語唔好死,說只要理念不死,後繼就一定會有人。因為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。 朔月無光,夜聚繁星。那麼就讓我們來佔據這晚星空,捉緊一剎那的認同,再細味、抱擁、緊記這分鐘。

被國安看漏眼的「危險人物」——莫熾韜:去澳洲選國會議員

1月7號凌晨,手機傳來「安全到埗」的訊息,還在辦公室準備死因庭總結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頓時心裡馬上閃過的是「國安咁就俾個危險人物走甩」。 回到再一星期前,手機傳來「你唔洗嚟,出咗啲事」,還在辦公室收拾準備到機場,眼角看到手機螢幕的藍光。這本來是他要出發的日期,但最後關頭卻發現護照被家人收起。 回到再一個月前,他口中說著「去澳州選國會議員」,就在辦公室裡的梳化上,眼神不帶半點玩笑的堅定。 這年頭香港人都說打國際線做任務,他乾脆自己成為任務。 他是莫熾韜,Max。

【以言入罪】國安法42.2作有終院定義doj今即引用 「傑斯」指望林鄭「死全家」中招 須還押候審

網台主持尹耀昇「傑斯」,因去年發起「千個爸媽台灣助學」資助逃亡台灣人士計劃,於去年11月被國安署拘捕。他其後被控4項作出具煽動意圖的行為罪,案件原訂於周一提堂,但因傑斯留醫東區醫院,延至今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首次應訊。控方庭上反對傑斯保釋,並引用昨日經終審法院定義的國安法42(2)條,指雖然傑斯未有犯國安法,但其行為涉及危害國家安全行為,建議總裁判官蘇惠德考慮拒批保釋。蘇之後下令還押「傑斯」,案件押後至5月10日再訊,以待警方作進一步調查相關證據,包括大量片段與言論,以及和傑斯相關的財務資料。

【黎智英保釋案】終院押後裁決黎智英暫續還押 主要爭議法官應否考慮保釋條件

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和欺詐,早前律政司申請就釐清國安法的保釋規定進行上訴,案件今日在終審法院開庭處理,成為張舉能就職終院首席法官以來處理的首宗案件。雙方主要爭議在於法官在考慮是否批出保釋時,應否考慮保釋條件。法官聽罷控辯雙方陳詞後,決定押後裁決,黎智英仍需還押。